全国服务热线: 010-57126918
24小时热线: 13311023213 13838050118

海外资讯Overseas information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海外资讯
赴美生子即将彻底终结?! 特朗普:我是认真的,这太荒唐!

还记得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吗? 

这部电影不仅让人们认识了西雅图,

是首次将赴美生子这一社会现象用电影的方式披露出来, 引发了广泛关注。


然而,赴美生子实现 “美国梦”,可能即将成为历史。

前两天,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,正认真地考虑废除 “出生公民权
在白宫外,他对记者说道:
“我们正在非常认真地研究‘出生公民权’你跨过边境,在我们的国土上生个孩子,恭喜你,这孩子就成美国公民了。坦白说,这真是荒唐可笑。



特朗普还称,他将签署一则总统行政令,结束这项在美国生效已逾 150 年的制度。

一旦废除,将意味着如果父母不是美国公民或父母是非法移民,即便孩子在美国出生也无法获得美国公民身份。
该政策实际影响到的人群并非只有赴美生子的人,还将会包括已经在美国生活,拿到了绿卡的华人等。
因为持有绿卡仅仅代表拥有美国居留权,并不代表入籍,同样是 “非公民” 身份。


 众所周知,一直以来,在美国出生的新生儿能够拥有美国国籍



这源于美国宪法第 14 条修正案第一款规定:

“所有在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的人,都是合众国和他们居住州的公民。任何一州,都不得制定或实施限制合众国公民的特权或豁免权的法律;不经正当法律程序,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、自由或财产;在州管辖范围内,也不得拒绝给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护。


事实上,美国没有专门制定 “出生公民权” 的相关法律,但这一规定一直被解释为美国实施的就是 “出生公民权” 制度,越来越多的移民通过这个方法,成功拿到了美国护照,而大量移民的涌入,也迅速弥补了美国发展对劳动力的渴求,促进了美国的繁荣。



但特朗普似乎铁了心要废除这个制度。

从他 2016 年总统竞选开始,就提出要废除,去年 10 月,他又重新提出了这个想法,“所谓的出生公民权,耗费了我们国家数十亿美元,而且对我们的公民非常不公平!它终将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结束。” 



特朗普向媒体表示,他知道可以通过修改宪法修正案来终止出生公民权。但为了避免麻烦,他更愿意签署一项总统行政令以达到目的。即便会面临法律挑战,甚至违宪,特朗普此次再次表示,正在严肃认真地讨论废除这事。



就在当天,特朗普政府还宣布将推出一项针对非法移民的新规定,允许无限期关押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家庭。

这项新规定,意在废除此前规定的非法移民儿童及其父母最多可被关押 20 天的政策,可以说对移民再下 “狠手”。
那么,特朗普真的能凭一纸总统令就废除 “出生公民权” 吗?
 


事实上,由于美国的出生公民权本质上是对宪法的解释,总统令的确可以对宪法修正案的解释做出某些约束,比如,明确规定非法移民在美生的孩子无法获得美国国籍。

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曾表示,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此前一直被 “误读”。他说,美联邦最高法院从未裁决过,该条款是否适用于非法移民。
不过,一旦特朗普签署了这个总统令,必然会在美国掀起一场关于移民问题的法律斗争,而美国最高法院或将就此做出最后的判决。


月子中心遭扫荡,特朗普动真格的了


早在 2015 年,美国政府就曾轰轰烈烈地查封了 37 家 “月子中心”,这成为美国议员提出取消 “出生公民权” 的导火索。受访的各界人士大多认为,此次提议是针对华人的。

今年一月,美国又进行了有史以来针对月子中心进行最大规模的扫荡打击。


有 7 名在南加州经营非法 “出生旅游”(Birth Tourism)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月子中心,其业主和 12 名孕妇及家属遭到了指控,1 名律师因帮助这些人潜逃回国被指控判刑

其中在南加州被捕的 3 人被控同谋、签证欺诈、及洗钱等罪名,并指控部分孕妇打着旅游的旗号赴美生子。一些赴美生子的人遭到遣返的新闻也并不少见:



赴美生子,真的 “” 吗 ?


赴美生子似乎 “看上去很美”,背后却隐藏着更多的复杂状况。

美国儿科学会研究人员曾做了一项调查,赴美生子的产妇以及新生儿在最终返回自己国家前的这段日子,会面临多重压力,比如医学方面的挑战、社会压力以及经济压力等。



研究人员发现,赴美产子与本土产子相比,赴美产子的生产过程出现复杂情况(比如新生儿需要进重症监护室等)的比例更高、产后新生儿在医院住院的时间更长,产后出院至返回本国这段时间内,婴儿再度入院的几率也更高。


不少月子中心无照经营,却打出了吸引人的广告,并且费用高昂。孕妇到了美国之后,面临东躲西藏,独自承担,压力和孤独。

一个在洛杉矶的孕妇王女士曾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:
“我在月子中心住了 4 个月,没有遇到检查,后来听说很多孕妇面临检查、东躲西藏的问题。 王女士说,她当时最大的困难,在于想家。
“要是在成都,每天老公陪着,爸妈可以来照顾,想吃什么吼一声老公再远再晚都要去买。可在洛杉矶,什么事情都要独自面对。 王女士发现,孕妇爱东想西想的毛病在她身上表现明显,她那时担心老公在国内 “出去晃”,“不自觉地每天无数个电话追踪。
王女士表示,很多月子中心在宣传时有夸大,一些生活细节并非写的那么好,“像我这么一个吃货,每天一日三餐吃基本上一样的东西,简直快熬不下去了。
而一旦在当地发生意外,比如月子中心被查抄、生产过程中孕妇和孩子发生意外等,孕妇及其家人都很难通过法律途径追究代理商,因为他们早就规避了法律责任。



孩子出生后,则面临着 “双重国籍” 的尴尬, 不少人在孩子刚满月就把孩子带回国生活,如果一直生活在国内,实际上无法接触到美国的教育资源。
为了方便孩子在中国的生活和教育,许多父母选择隐瞒孩子的美国公民身份,为孩子上中国户口。而按照美国对 “落地公民权” 的认定,选择中国户口,就意味着放弃美国国籍。
而如果选择让年幼的孩子在美国学习长大,必然需要父母陪伴。
父母想以监护人的身份前往美国陪读,按规定陪读的人不能在美国工作。往往是父母中的一方前往陪读,另一方留在国内赚钱保障亲人的生活,整个家庭都要做出取舍和牺牲。


此外,政策的随时变化也是个未知数,特朗普一再表示要解决在美生子公民权的问题,赴美生子这次真的要 “凉凉” 了?